来自 亚美娱乐 2017-06-16 17:44 的文章

在明律师为你逐一揭穿

第三,政府藏在拆迁人背后,实际用地项目不耽误。对于征收项目,被征收人如果对补偿不满可以合理的选择当当“钉子户”,通过团结集体的力量来向项目方施加压力,逼迫其基于工期不能耽搁的考虑来增加些补偿。此时,政府不敢轻易下手强拆,因为程序没走到强拆都是违法的,回过头来政府就要吃官司。而在协议拆迁项目中,政府则选择藏在拆迁人的身后,任由拆迁人去“冲锋陷阵”,施展各种方法向被拆迁人施压。政府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就可以了。问题是,村委会实施土地腾退的目的当真是重新进行分配、利用么?当然不是,大的建设项目往往就在后面等着呢,村委会、村民对涉案土地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了。螳螂捕蝉,系此类拆迁的真实写照。

首先明确一点,公共秩序保留诉讼行为协议拆迁并不是一个严谨的法律概念。换言之,翻遍各本法条,也找不出协议拆迁这么一个词来。这里所说的协议拆迁,是指与征收拆迁相对应的拆迁情形。即拆迁人为政府部门以外的普通民事主体,通过与被拆迁人订立民事协议的方式实现对其房屋拆迁的情形。我们之所以说这一招“用心险恶”,主要理由有3点:

自然,我们是法治国家,凡事得依法而为,这个理论、原则,与协议拆迁之事的客观存在,大约并不矛盾吧。

没履约,被拆迁人诉了又如何?开发商可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,村委会班子解散了没交接新村委会不了解情况

只要协议达成双方愿意,怎么干都行。故此,这类拆迁从效率上往往会显着高于征收项目,就是因为其可以免除听证、评估等等纷繁复杂的功利主义法学法定程序混合人寿保险。即使有程序性事项,那也是“约定”的,对于拆迁人来说,这无疑是重大的利好。而反观被拆迁人这边,就难免会失去法定程序所设置的重重权益保护机会,落得个权益遭受肆意侵犯、践踏的不利结局。

第一,拆迁人是普通民事主体,意味着其拆迁行为不受行政法律规范的规制和束缚,具有很大的自主灵活空间。譬如根据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》的规定,对城市的房屋实施征收拆迁,房屋征收部门是要遵循严格的法定程序行事的。该有的程序、步骤,一个也不能少,一步也不能跳过。再譬如根据《土地管理法》《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》《征收土地公告办法》等的规定,对集体土地实施征收,同样要按照更为复杂的程序慢慢推进,随意不得庭审,否则就会被被征收人注册资本抓住诉一个行政行为违法,政府就会面临吃不了兜着走的遭遇。然而“协议拆迁”就不存在这许多麻烦,拆迁人是村委会之类的非行政机关,其拆迁行为不受“依法行政”原则的约束,甚至属于“民意”